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聊

娱乐,技术

 
 
 

日志

 
 

tpp,tpp是什么意思  

2011-11-21 14:4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TPP
一、 事件列表
2005年6月3日,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4国签署协议成立TPP.
2006年 5月28日,TPP协议开始生效。
2008年2月,美国同意开展与P4就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展开讨论。
2008年9月28日,美国贸易代表Susan C. Schwab 发表声明宣称美国将于P4国就加入TPP展开谈判,具体动作将被安排在2009年。
2010年3月15-19日,美国加入TPP的第一轮谈判在墨尔本举行。
2010年6月14-18日,美国加入TPP的第二轮谈判在洛杉矶举行。
2010年10月5-8日,美国加入TPP的第三轮谈判在文莱举行。
2010年11月13-14日,在日本横滨举行的APEC峰会,作为单独议题,日本以观察员身份加入TPP讨论。
2010年11月14日,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秘鲁和越南宣称将要加入TPP论坛。
2010年12月6-10日,美国加入TPP的第四轮谈判在新西兰的奥克兰举行。


二、 背景

TPP之今生前世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lso known as the 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or TPP agreement is a multilateral free trade agreement that aims to integrate the economies of the Asia-Pacific region. The original agreement between the countries of Brunei, Chile, New Zealand and Singapore was signed on June 3, 2005, and entered into force on May 28, 2006. Five additional countries, including Australia, Malaysia, Peru, United States, and Vietnam, are currently negotiating to join the group. On the last day of the APEC summit on November 14, 2010, leaders of the nine current negotiating countries endorsed the proposal advanced by President Obama that set a target for settlement of negotiations by the next APEC summit in 2011.
The TPP was previously known as the Pacific Three 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P3-CEP), its negotiations launched on the sidelines of the 2002 APEC Leaders' Meeting in Los Cabos, Mexico, by Chilean President Ricardo Lagos and Prime Ministers Goh Chok Tong of Singapore and Helen Clark of New Zealand. Brunei first took part as a full negotiating party in the fifth round of talks in April 2005, after which the trade bloc became known as the Pacific-4 (P4).
Although all original and negotiating parties are members of the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 the TPP is not an APEC initiative. However, it is considered as a pathfinder for the proposed 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 Pacific (FTAAP), an APEC initiative. TPP negotiations have occurred on the sidelines of APEC summits since 2002.
The objective of the original agreement was to eliminate 90 percent of all tariffs between member countries by January 1, 2006, and reduce all trade tariffs to zero by the year 2015. It is a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covering all the main pillars of a free trade agreement, including trade in goods, rules of origin, trade remedies, 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measures, technical barriers to trade, trade in servic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government procurement and competition policy.

TPP之成员与发展
The negotiations initially included just three countries (Chile, New Zealand and Singapore), but Brunei subsequently joined the agreement. The original TPP agreement contains an accession clause and affirms the members' "commitment to encourage the accession to this Agreement by other economies."
In February 2008 the United States agreed to enter into talks with the P4 members regarding liberalization of trade in financial services.  Then, on September 22, 2008, U.S. Trade Representative Susan C. Schwab announc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begin negotiations with the P4 countries to join the TPP, with the first round of talks scheduled for early 2009. Commenting on the announcement, New Zealand Prime Minister Helen Clark stated, "I think the value to New Zealand of the United States coming into a transpacific agreement as a partner would be of the same value as we would hope to get from a bilateral FTA. . . It's very, very big news."
In November 2008, Australia, Vietnam, and Peru announced that they would also be joining the P4 trade bloc.  In October 2010, Malaysia announced that it had also joined the TPP negotiations. Canada, Japan, the Philippines, South Korea, and Taiwan have also expressed interest in TPP membership.

三、 美日参与情况

美国参与
TPP是一个较为独特的区域自由贸易区安排。为什么美国青睐TPP,并要打造一个“美国版TPP”?
首先,这样可以扭转美国被排除在东亚经济一体化之外的局面。东亚合作如今已有包括东盟“10+1”、“10+3(东盟10国+中日韩)”、“10+6(东盟10国+中日韩+澳新印)”等诸多机制,中国则是这些机制的引领者。中国经济的崛起对东亚经济融合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也为东亚一体化建设提供了契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大多数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最近几年,中国一直积极地与周边经济体建立贸易协定。其中最突出的是今年1月1日全面生效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协定。该协定为东亚经济一体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东盟与日本、韩国自贸区也将很快投入运行。目前,“10+3”区域内贸易已占各国外贸的58%,高于北美自由贸易区近3个百分点。美国却完全置身于上述进程之外,有被边缘化的危险。在美国宣布重返亚洲的背景下,中国领跑亚洲区域合作的态势,无疑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挑战。美国因此要扰乱东亚地区的贸易自由化进程。美国要把日本和一些东南亚国家统统拉过来,编织亚太新地区主义网络TPP横跨太平洋,试图包含整个东亚地区,为美国摆脱当前困境创建了一个平台。
其次,增加地区的战略投入,主导亚太合作进程。TPP背后美国战略意图的核心目的是瓦解“东亚共同体”,因为美国被排斥在“东亚共同体”外。美国希望以TPP为核心,重新主导亚洲。在2005年前,美国对东亚地区合作采取战略性的“善意忽视”态度,因为当时的地区合作与美国主导的开放市场、减少交易成本的期冀一致,但2004年底在万象举行的东盟首脑会议上提出将构建“东亚共同体”设为地区合作的总目标,并设立“东亚首脑会议”,显示出机构化和共同体化的倾向,引起美国高度警觉,决定展开亚太战略回航,重新关注亚洲。当时的小布什政府提出要“回归亚太”,并于2006年提出APEC框架下的自贸区构想,2007年提出“环太平洋自贸区”构想,初衷和意图就在于美国不希望看到太平洋西岸的力量整合,以确保自己的主导地位。奥巴马政府在亚太政策上和小布什时期有着连续性。奥巴马上任后甚至更高调,一方面回归东盟,另一方面升级和扩容以美国为主导的TPP,使TPP在概念、范围和战略方面与当初的四国小团体有了本质的变化。美国于2006年提出在APEC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倡议,但应者寥寥,迄今仍停留在“探索未来建立”的阶段。TPP为美国重返亚洲,重启横跨整个地区的自贸区建设,主导APEC提供了一个抓手。
最后,开拓新市场,为实现美国“国家出口计划”创造条件。亚太地区目前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但美国2008年对这个地区的商品和服务出口增长却分别低于美国整个出口的4%和4.3%。为扭转这种状况,美国急于通过TPP,充分发挥美国竞争优势,打开更多的亚太国家市场。
 到目前为止,TPP已成为美国重返亚洲、重振亚太经合组织、建设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区的重要一环。自2002年以来,美国对于亚太合作机制的政策路径是,强调包括东亚在内的泛亚洲与太平洋的大范围合作,建立美国主导下的以亚太经合组织为主要框架、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为推进方式,未来发展成涵盖21个成员的自由贸易区,在此基础上,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建成,最终实现亚太共同体。

在实现美国版TPP的进程中,美国政府面临种种的挑战和考验,归纳起来大致有三关要过。
第一是谈判关。目前,美国同新加坡、智利、澳大利亚、秘鲁有自贸协议,同新西兰、越南、文莱则没有。与前者有一个自贸协议升级问题,工作量相对较轻,而与后者则需要进行谈判,矛盾和问题相对较多。新西兰对美国出口的一半为农产品,要美国开放市场,进口更多这类产品的难度很大。同样,越南渔产品如虾、鲶鱼等出口占其输美产品的一半,越南渔产品出口美国将是谈判中的一个难点。可以预见,在自贸协议的谈判中,必然充满着讨价还价,整个过程必将是艰巨复杂的。
第二是国会关。当前美国国会弥漫着浓厚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不久前,共和党议员发起有关制定新贸易法的议案,该议案得到大多数民主党议员的联署。当然,这一议案不一定获得通过,但反映了国会议员对自由贸易区协议普遍的怀疑和抵触情绪。
更重要的是,“快速通道授权”已于2007年到期。根据这项授权,美国国会只能通过或者否决总统与其他国家或组织谈判达成的贸易协议,但不能做任何修改。如果没有这一项授权,议员可以对相关贸易协议的条款进行任意的增减和修改,这样要想获得国会通过不知等到何年何月。TPP恐怕难逃这样的命运。
第三是扩大关。八个TPP成员国不是美国加入TPP的目的,美国所期望的是像滚雪球一样,将TPP越滚越大,最终囊括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亚太国家。但美国面临两难局面:一方面,TPP不做大不能发挥作用;另一方面,因各国发展阶段、经济实力和利益诉求不同,参与的国家越多,谈判的难度越大,取得进展的可能就越小。多哈谈判便是一例。


日本参与

日本加入TPP的必要性
第一、日本希望构建高水平的地区经济合作机制。自90年代以来,日本在地区合作事务中,一直希望建设与亚洲地区相对经济发达国家之间进行合作的、所谓高水准的合作机制,为此,日本首先推动了与新加坡等国的FTA谈判。菅直人首相认为,日本的繁荣离不开与世界各国、特别是亚太地区的成长,因此日本希望推动EPA(经济合作协定)以及广义的地区合作。
  第二、改善日美关系。日本积极配合美国的政策,日美两国首脑在TPP问题上达成了紧密协议意向。在菅直人首相宣布开始TPP协商之前,与美国奥巴马总统首先进行了首脑会谈,表明日本参与TPP的意愿,奥巴马总统欢迎日本的参与,并指出期待日本在亚太地区的贸易扩大、市场开放方面的积极作用。以此为前提,美国表明支持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并且,在针对中国问题上,日美采取了经济军事两手牵制的政策。奥巴马指出,欢迎“中国的经济发展,但是中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必须遵守国际规则”,奥巴马重申将中日之间存在领土纠纷问题的钓鱼岛纳入日美安保条约对象范围内,此外,日美两国达成一致,将进一步加强资源能源合作,以应对中国对日停止出口的稀土资源等问题。
  第三、改革日本农业。农产品问题一直是日本在进行东亚一体化谈判中高度敏感、也久拖不决的一个难题,无论是自民党执政时代,或者民主党时代,对此都是一筹莫展。为此,菅政府希望此次排除众议,以参加TPP为契机进行农业改革。日本希望,在进行自由贸易的同时,改革农业,实现日本优质农产品大力出口的目标,提升日本农产品的海外竞争力。
  第四、提高菅直人政府的支持度。此次在日本召开APEC会议,对于菅直人政府来说,是首次召开这样大规模的国际会议。借此机会,菅直人提出实现“平成开国”的目标,力图重振日本。为此,日本制定了“投资促进项目”,旨在实现日本成为世界最高水平的业务环境,促进对日本的投资,降低法人税等等,试图在投资、金融、经济结构等领域进行全面改革,推进民主党政权执政以来的政策纲领。
    第五,来自外部的需求。由于澳新等其他7个国家市场规模较小,为此,美国力劝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参加TPP,最终扩大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亚太国家参与的TPP潜在市场规模。因此,日本调整其地区合作战略构想,逐步向美国靠拢。2009年,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提出的东亚共同体的最初构想没有明确邀请美国,为此美国一直耿耿于怀。菅直人政府上台后,逐步修复对美关系。2010年10月8日,菅直人首相在新成长战略实现会议上指出,日本与美国、韩国、中国、东盟、澳大利亚、俄罗斯等亚太国家一起实现共同发展十分重要。
   

日本加入面临的困难:TPP的重要性骤然上升。美国期待日本加入,菅直人政府面临艰难的选择。
  一、其艰难,源于“如何兼顾增强日本农业活力与贸易自由化”上。
  对于日本是否应加入TPP,其国内存在尖锐对立的意见。日本内阁府认为,加入TPP最多可使GDP提高0.65个百分点,产生3.2万亿日元的经济效果。经济产业省认为,不参加TPP将使出口减少1.53%,损失10.5万亿日元。但农林水产省认为,加入TPP、取消关税等将使农业遭受打击,使GDP减少7.9万亿日元,缩水1.6%。
  上述评估,使菅直人政府陷入两难选择之中。而且,由于大批农民直接走上街头反对,是否加入TPP,对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菅直人政府而言,不但是经济选择,更成为政治选择。虽然菅直人明白“重要的是如何兼顾增强日本农业活力与贸易自由化”,但要实现这一目标,谈何容易!日本政府近年来都以此为目标,但收效不大。日本的农业保护政策,长期停留于价格支持,国内价格大幅高于国际价格。为此,需要实行高关税,这致使农业问题一直成为日本缔结自由贸易协定(FTA)等的重要障碍。民主党曾提出降低价格、对受影响的专业农户限定对象直接支付补助的政策,但迫于争取选票的压力而最终放弃。
  为突破上述局面,菅直人政府决定近期设立农业改革推进总部。据说,将主要讨论如何提高农户的生产意愿,研究完善按户所得补偿制度等。但对面临高额赤字的日本政府而言,筹措满足上述要求的巨款不易,说服“较劲国会”将这笔开支纳入预算更不易。因此,短期内难以奏效。
  二、其艰难,还源于日本与美国在经济领域的深层矛盾上。
  这种矛盾,表现为美国农产品出口对日本农业的强大压力。日本农林水产省指出,由于美国等主要农产品出口国将加入TPP,一旦撤销关税,日本农业将面临沉重打击,相关行业也将受到影响。
  这种矛盾,还表现为美国利用金融霸权,占据对日本经济竞争的有利地位。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元对美元汇率发生过两次大幅度调整——1985年9月的广场协议和1987年2月的卢浮宫协议。前者导致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迫使日本减少对美贸易顺差;后者使日元对美元短暂性大幅贬值,同时迫使日本下调利率。在这两次美国主导下的调整中,日本都付出了重大代价。
  美国自去年金融危机以来,力求复兴制造业,扩大出口,复苏经济,亚洲市场是其主要目标;日本也把扩大亚洲市场作为促使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日美又都居制造业高端,竞争性相当强。上述情况,必然反映到汇率政策。目前,日元汇率大幅上涨的基本原因,在于美元的大幅贬值,日本政府干预汇率,背后隐藏有日美斗法。正因此,日本一直钟情于东亚地区货币的形成,先有亚洲货币基金的建议,后有东亚金融合作的积极参与。而加入TPP,很可能削弱日本从东亚获得的地区依托力量。
  为此,日本部分执政党议员组成的“慎重思考TPP之会”表示,有关TPP将给农业、金融及服务业造成的影响,“产生了众多未知的、尚未推敲的论点和疑点”,强烈反对日本政府在APEC横滨峰会上宣布参加TPP的事前磋商。
  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对加入TPP的肯定言论是日本呼应美国亚太战略调整的外交表态;日本经济产业大臣大 章宏对加入TPP的慎重态度则反映出日本在经济上尚未做好准备。(

四、 美日加入TPP对中国的影响
分析人士认为,在APEC日趋疲软的当下,美国全力投入TPP蕴含着多重战略意图。一方面,美国可以借助TPP落实“亚太自贸区”的战略构想,确立其对亚太贸易投资自由化的主导地位;另一方面,此举将使美国双边贸易协定的对象继续向东亚拓展,达到分化东亚合作的效果。
东亚合作如今已有包括东盟“10+1”、“10+3”、“10+6”等诸多机制,中国则是这些机制的引领者。中国经济的崛起对东亚经济融合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也为东亚一体化建设提供了契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大多数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最近几年,中国一直积极地与周边经济体建立贸易协定。其中最突出的是今年1月1日全面生效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协定。该协定为东亚经济一体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美国宣布重返亚洲的背景下,中国领跑亚洲区域合作的态势,无疑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挑战。美国因此要扰乱东亚地区的贸易自由化进程。打个比方,中国是建构者,美国就是反建构者,美国要把日本和一些东南亚国家统统拉过来,编织亚太新地区主义网络。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0月底在夏威夷就美国的亚洲外交政策发表演讲时强调,美国在亚太地区奉行的是“前沿外交”政策,这一战略首要的一点就是通过塑造亚太经济,建立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合作机制来重建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分析人士据此指出,为了削弱中国这个“地区经济发动机”的作用,美国未来对华贸易挤压力度将不断加大。
事实上,在汇率问题热了一段时间之后,美国已经燃起了贸易“战火”。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仅今年10月1日至15日半个月内,美国商务部发起对华贸易救济和相关案件就多达24宗。此外,美国对华贸易救济近来常常使用337调查、301调查等手段。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的攻击焦点又转向了中国的稀土出口政策。一方面,美国媒体不断散播中国拿稀土问题当“外交工具”的不实论调;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欲联手日本、欧洲等国家施压中国,要求中国放开稀土自由贸易。

五、 中国如何化解美日加入TPP对中国带来的潜在危险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贸易体之一,目前的TPP成员以及可能扩大的TPP成员都直接与间接地与中国有着重要的经济往来。更重要的是,可能扩大的TPP将直接影响到中国作为主要参与者的东亚区域合作。所以,美国的TPP之举会对中国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那么,中国当做何应对呢?
  选择不外乎三种:一是“置之不理”,因为目前的TPP毕竟是一个规模和影响都很小的贸易安排。此外,中国与目前TPP成员的智利、新加坡、新西兰以及可能成为未来成员的秘鲁都已经签有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越南、文莱也包括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之内。所以,我们目前可以不必理会TPP。

第二是“等等看”。由于国际金融危机所引发的各国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的抬头,美国的国内司法审批可能会延迟政府的加入进程,所以我们不必着急,可以观察一段时间后再说。
持有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中国可以保持一种善意的观望。中国应该让美国在内的各国清楚,中国的战略不是结盟和集团化,中国的主要任务仍是WTO框架下的贸易投资关系,中国是世界级的大国,空间在全球,这对维护中国的自身权利和发展空间非常重要。中国目前的很多条件也还不适应TPP谈判。
中国在TPP问题上不能简单化,亚太地区任何一个贸易机制都不能绕开中国,相关国家加入TPP时也会考虑与中国经贸利益的平衡。中国要加强与亚洲其他国家的密切沟通,积极阐明立场,通过现存渠道和平台了解美国意图,关注TPP走向,寻找一个最佳切入点和最好的位置。
尤其是在当前多边贸易谈判进展非常缓慢、地区间机制和双边机制越来越蓬勃发展,且更有效率和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中国可以抱积极参与的态度,作为亚太重要经济体,若被排除在TPP外,长远会有不利影响。
中国适当参与谈判过程,应立足经济合作机制,本着多赢的态度,主张各种机制间不要产生排斥,保持开放性和互相促进的宗旨,这还可以减少TPP对东盟10+3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等机制的冲击。
无论从中国推动实现茂物目标的APEC政策,还是从中国周边和平发展的大局来看,中国积极参与各种形式和各个层次的地区合作,符合中国开放、包容和透明的地区合作战略。但从日本加入面临的障碍看,中国必须冷静以待,不必过急。根据TPP的有关规定,申请者必须接受所有成员一对一的“面谈”,过堂后还得接受TPP相关条款。当前美国主导的TPP谈判,实际上是在编织一个所谓的“样板”自由贸易区,中国能否通过“审查”,肯定是个问号。从发展看,我们要关注APEC合作机制能否继续维持,也希望TPP谈判能纳入APEC轨道,否则,APEC可能走向分裂或者名存实亡。如果这样,我们将重新评估中国的地区贸易自由化战略,必要时还得做出调整。因此,中国现在不必急于申请加入TPP谈判

第三个选择是“主动出击”。像文莱在新西兰、新加坡和智利初期谈判时就加入那样,中国可以主动申请加入TPP,直接参与美澳等国的准入谈判,成为TPP的首批参与国。
持有这种观的学者认为, TPP以及可能扩大的TPP各国都与中国有着重要的贸易往来,即便不加入其中,也难免TPP对中国有所波及。根据目前形势判断,如果奥巴马政府尽心推动,美国加入的可能很大。再观察澳大利亚、秘鲁和越南竞相追随美国的举止,未来TPP进一步扩大的可能性会更高。更为重要的是,当美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加入之后,整个TPP的入门门槛可能会有所变化。因此,“置之不理”与“等等看”的政策,都可能使中国陷入比较被动的境地。
选择第三条道路,中国有着充分的基础与条件。首先、中国市场对世界各国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第二、经过WTO数年的磨练,中国已经具有经受任何大的关税削减和自由贸易让步的基础与能力;第三、目前TPP的四个成员国都与中国有着直接的双边贸易协定,中国的主动加入基本上不用付出新的代价。而且TPP本身也欢迎其他国家加入,有理由相信TPP四国会欢迎中国的加入;最后、如果主动申请加入,中国或许能够与美国一起成为首批加入国,不但可以共同制定TPP的未来发展,更会因为中美之加盟而重塑与扩大TPP,使之成为全球区域合作的新亮点。

  评论这张
 
阅读(9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